九辞

小周生日快乐,占tag致歉,文没赶出来〠<_〠

放下

 “下雨了啊。”紫发红眸的女子合上手中的书,看着窗外的景色苦笑着道,语气中多了丝怀念。托腮望着同往常一样的景色,逐渐陷入了回忆。
  
  那是一个雨天,只不过战争仍未结束,她和哥哥七月的家,被一群外来人毫不留情地摧毁了,而他们也被迫去异世旅游了一回。回来之后,那属于大家的第七感全部消失了,每个人也就好聚好散分别了,最近一次见面还是大半年前的事,只是少了一个人,她的哥哥。
  
  让她最为刻骨铭心的那天,同样是一个雨天,死神带走了那个假的文艺青年,那个对她特别好,不管她怎么整都不会发脾气的七月。
  
  “八月,你很紧张?”七月握着八月那骨节分明却微微颤抖着的双手,笑着问道。
  
  现在觉得你就跟个白痴一样,明明自己也很紧张为什么要安慰我啊。
  
  八月摇了摇头,说:“怎么可能,等你病好了我还要继续整你呢。所以听明白没有,不准撑不住啊!”像是命令一般,却隐隐多了几分不安。
  
  七月笑着点头,缓缓松开八月的手,说:“你先回去吧,我有些累了,手术在明天呢,好好休息。”
  
  是了,现在想来,你大概是怕手术前再看我一眼会让你的决心动摇了吧,而我就是这样消耗掉了我和你最后的说话的时间,明明有很多话还没来得及跟你说,你就走了,你说你是不是很卑鄙啊。
  
  “好,明天我准时过来,在手术室外面候着的。”八月离开前留下这么一句话,却不曾想七月偷偷地请求了医生提前开始手术。
  
  等第二天八月到了医院发现病房里面没人才知道,七月的手术在十分钟前就已经开始,他们失去了说最后的话的时间。她还没有说出那句话。
  
  在手术室外面待了将近一小时的八月没有不耐烦,只是坐在椅子上低着个头,死死握着无辜的手机,来掩饰心里那强烈的不安。
  
  主治医生终于从手术里走了出来,八月连忙上去问怎么样了,得到的答复只有:“已经尽力了,但是他已经……你去看他最后一面吧,请节哀。他让我带给你一句话,我爱你,不单单是亲情。”
  
  一句话成功地让八月脑子里紧绷着的弦彻底断了,她冲到七月身边,死死地抓住了他的右手,手上还戴着那枚情侣戒指,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这种话你自己跟我说啊,让别人转告什么意思?”
  
  七月你个骗子,你当初干嘛把心脏换给我,现在你走了我整谁去,谁会像你一样被我整了还那么没脾气啊,你说你像个哥哥吗,你还没见过我穿婚纱你能走的安心吗,啊?
  
  “九月姐,七月……哥哥他今天走了。”八月处理完七月的事情之后,翻遍了手机上所有的联系人,最终把电话打给了正在度蜜月的九月。
  
  “小八,你现在人在哪儿,千万别想不开。我和你十月哥马上过来!”九月一听到消息除了伤心还就是担心八月会想不开,立马开始火急火燎地收拾东西。
  
  “不会的,哥哥他好不容易换回了我的命,我会好好活着,带着他的份一起看遍这个世界的。九月姐你也别太担心,不需要赶回来的,毕竟你和十月哥度蜜月呢,我就是想找个人谈谈心。”八月手机拿在左手,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说道。
  
  九月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依旧在整理东西,就算八月这么说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打算亲自去趟八月那,蜜月可以有下次,但绝不能让八月出点什么事。
  
  “你说他怎么那么傻,怎么可以把心脏换给我,是不是当初我整他整得还不够惨烈啊?他原本可以活的好好的啊,我真是个差劲的妹妹。”八月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哭腔,说完了也就几乎只剩下呜咽的声音了。
  
  九月停下了手上的事情,等八月哭了一会之后才缓缓开口:“小八啊,小七他这是自愿的,你哪次整他他发过脾气了吗?所以啊,不管重来多少遍,他都会把心脏换给你的,你现在还在以前的地方吗?”
  
  “嗯……我先挂了,这件事最好别和十月哥说,对你们来说太晦气了。”八月说完不等九月答复就把电话挂了,一个人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十月,七月他今天走了,我想去看看小八她怎么样了,她还在以前的地方。”九月整理好东西,十月刚从外面回来,听到这个消息很震惊。
  
  “上次聚会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会?”十月一边订着最近的一次航班一边不解地问道。
  
  “上次聚会的时候他已经和小八换了心脏,那会还没出什么事,之后就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心脏替换。小八有读心术那会儿,用的次数太多,也就……”九月说到一半就不愿意说下去了,她知道十月一定能够明白,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好事。
  
  十月订好机票后放下手机把九月揽到怀里,轻声说:“那就回去吧,说实话我也放心不下这一群弟弟妹妹。”
  
  九月笑笑,在自己恋人的额间烙下一个吻。
  
  八月第二天看到九月和十月的时候真的是非常感动,感动的想要骂人,她明明说了不要担心的,这两人还放弃蜜月来她这小地方干什么啊。
  
  手机铃声适时响起,打断了八月的回忆。拿过手机,接起电话:“你好,这里八月。”
  
  “我是六月,八月姐,今天晚上七点xx酒店,大家……都会来的,你来吗?”六月的声音里多了一分试探。
  
  他们知道的,自从七月哥离开之后,八月就变的不像八月了,嘴角上挂着的微笑已经失去了以往的温暖,那双与七月如出一撤的酒红色眸也早已消失了以往的光彩,除了九月姐和十月哥和她还有些联系,其他人都已经彻底地断了,大半年前的聚会还是九月硬要求她去的。
  
  八月并不是很惊讶六月会有她的手机号,就算她不透露,也总会有人说出去的,看了眼窗外的景色与手表上的时间,六点,随手拿起凳子上的风衣说:“嗯,在几号包间集合?”
  
  “二楼三十号。”六月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八月那边传来的关门声,心里暗叹八月姐这速度也是没谁了,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八月轻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披上风衣就打车往酒店的方向过去。七月离开已经一年了,她也做了一年的小说家,根据着自身所有的经历写了本《双生》,正文完结正在热卖之中,而番外还在连载。她在外漂泊一年也累了,最终决定在这座她和七月都喜欢的城市扎下根,安安心心地过日子。
  
  “小八,这里面就你文笔最好。所以我们想在这里一起开家咖啡厅,你说叫什么比较好。”用完餐后,九月当着众人的面问道。
  
  “黑月岛。”八月下意识地说完之后,才懊恼地拧了自己一把。
  
  “挺好的啊,倒时候我们再买下一栋大别墅,像以前一样住在一起,八月也来吧。”十月笑着接过话,蓝眸中尽是笑意。
  
  八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头同意了,不管怎样这道坎还是要跨过去的,七月也不会希望看到她犹豫不前的模样的。
  
  呐,七月,看到了吗?我已经放下了,我要开始新生活了,我过得也很好呢。最后,我想你了,别太急着和孟婆汤啊,等我一会儿。

emmmm,群上搞事,所以说咱别演了成不?

不得不说,自己就是个渣,连自戏都写不好/诸葛的自戏,纯属瞎写

        三月天虽说已入春,但终归有些寒。桃花都已在不知不觉之间绽放,只是不如腊梅经得起风的考验罢。仅是一阵微风拂过,便有不少花瓣掉落,宛如花雨一般。
         “出山,夺江山么?”好不容易将目光从天书上离开,侧过头看着草屋旁的桃花,却是为出山一事在做思考。
         隐居多年,早已习惯了远离世俗喧嚣的生活,突然出山,恐也会有众多不适,但这些或许并不是最为重要的。终归是不愿出山啊,不想扯进这些王位的争夺战之中,乱了这难能可贵的平静。
         出山,确实可以让自己名震天下,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但朝堂之上的勾心斗角又怎会比后宫的少?一着不慎,就不仅仅是满盘皆输,更有可能人头落地。
         “罢了,就当这不过是一个在寻常不过的问题,再容自己思索几天罢。”嘴角微扬,却不是为了示意开心,眸底闪过一丝嘲弄,什么时候也会为这样无聊的问题而发愁了?真是越来越......
         智商低,果然会传染啊,还是与人保持距离罢,到时被传染了,可就不好了。
         端起手边的茶盏微抿了一口,将其放下之后,便再煮上了一壶热茶。把有些杂乱的书桌草草收拾了一下就不负责任的进入内室休息了。

关于哨向设定的资料汇总

祭苍海:

这是基础设定——《哨兵为五感发达、拥有超越常人的体能、耐力等。向导拥有较强的精神力量,可以引导、辅助哨兵作战,也可以安抚哨兵躁动的情绪,反之哨兵负责保护向导。
哨兵和向导都拥有自己的精神体,是各种各样的动物。精神体和主人相似,有自己的意识。
哨兵和向导可以进行精神上的结合,也可以是肉体上的。》
看过有的私设——《哨兵中最强的是黑暗哨兵,哨兵塔内实行席位制,从首席,次席一路排下来,黑暗哨兵是首席,有胶囊状的向导素可以短暂的安抚哨兵,男性向导人数最少,哨兵长期缺乏向导安抚,轻则陷入狂躁,重则进入‘长夜’不再醒来,而向导也有相应的‘永昼’现象。》
这个世界观本身就不完整,你可以根据具体背景调整。

【关键词】
Awakening觉醒:
在青春期的时候,一些孩子会发展出超乎常人的能力,他们有些会变成哨兵,有些会变成向导。这个过程短则一两周,长则需要一年。觉醒时间的长短与能力的强弱没有直接关系。
Sentinel 哨兵:
感官比普通人敏锐许多的人,战斗能力强大,可以说是军事上的一种武器,可以用于拆除炸弹之类的工作。哨兵住在一种叫做塔的建筑物中,并由塔管理,被白噪音(比如流水和风扇的声音)包围,白噪音是为了保护他们精密的感官而存在的。
Guide 向导:
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可以感受他人的情绪,。也可以理解为和哨兵配对的一种人。向导拥有平复哨兵情绪的能力。有极少部分能力极强的向导可以用情感共鸣作为一种武器攻击其他向导或者哨兵。
Bond 结合:
通常情况下,哨兵和向导会组成搭档一起执行任务,组成搭档的过程包括肉体结合以及达成精神链接。只有结合能让哨兵与向导发挥出最强大的力量,并且保持精神状态的稳定。这种结合是终生制的,除非一方死亡,另一方独存,而很多失去了伴侣的哨兵与向导都因为撑不过结合破裂带来的极端痛苦而死亡。结合分为两种,精神结合和身体结合。前者因为大多比较脆弱而被现代的塔所抛弃。而一旦身体结合,就很难将两个人再分开了。
Bonding Heat 结合热:
每个要经历结合的哨兵跟向导都会面对的东西。对于未结合的哨兵或向导来说尤其危险。他们会在结合热的影响下失去思考能力,欲望与冲动会高过一切。

Pheromone 信息素:
哨兵或向导散发出的气味信息,每个人的味道不同,可以被人闻到。可以通过信息素的改变辨认出情感上的变化。
Pills 小白片:
特指向导素,模拟向导散发出的信息素制成的特殊药物。类似于ABO设定里的信息素,可用于追踪和辨识向导,每一个在塔登记过的向导都会留下一份向导素,登记过的向导无论逃到哪里,只要有这一份向导素就能把他们辨认出来,所以在那些向导没有人权的时代,每一个新觉醒的向导都会极力避免去塔登记,他们大多会用自己的能力把自己隐藏起来。向导素还可用于暂时稳定哨兵的情绪,尤其是对那些没有向导,或者是向导不在身边的哨兵来说,向导素可以算得上是他们生命的第二仰仗。向导素可以免于哨兵暴露在无孔不入的信息素面前,也可以克制住他们因为结合热而失控的举动。如果有一个情绪失控的哨兵,按住,来一管向导素就好了
Mind-guide 精神向导:
一般为一种动物,是哨兵或向导的精神体现
能先人一步感知情绪,可以被命令去送信或探查情报。能在精神内(Inner)或精神外(Outer)两种存在形式中切换,前一种只存在于精神图景里,后一种则有实体,它的主人有权决定其他人是否能能看到它。只有主人濒临死亡时,他才无法从精神图景中叫出自己的精神向导。
Mind-scope 精神图景:
哨兵或向导的具象化的精神世界,也是他们真实的精神状态的体现。当一位哨兵进入神游或狂化状态,向导可以使用精神向导进入对方的精神图景将他带回,并重新建立起与外界的联系。
Fugue神游:
说法一:当哨兵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五感中的其中一个上时,他们就没办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以外的一切,并且有可能永久陷入自己的精神图景,与外界失去联系。这种时候他们无法感知危险,大量哨兵因此死亡。
说法二:一种出现在未结合哨兵群体中的病症,由于长期没有向导替他们疏理精神,导致他们容易陷入感知中迷失自我。发作时间不定,得了神游症又不能与向导结合的哨兵,基本上算是废了
The Well 井:
在有些文里被称为灵魂黑洞,陷入神游的哨兵或者被情绪淹没的向导意识最终消失的地方。从肉体上来说没有死亡,但是已经几乎不可能再被唤醒。
Feral 狂化:
哨兵暴怒或战斗时进入的一种极端状态,五感达到最强水准,完全失去理智的控制。这样的哨兵是攻击力最强也最危险的,往往发生在他们的向导受伤或被杀害的时候。

Chaos 混沌:
当向导被大量复杂的情感淹没或精神屏障被强行粉碎的时候可能发生的状况,并不像神游那么危险,只会产生昏迷或自身情感紊乱。经过训练的向导大多都能将自己从混沌状态中解脱出来。
Shield 屏障:
哨兵与向导用来保护自己免受外界感官或情绪侵袭的精神壁垒。向导在这一方面比哨兵擅长得多,他们可以随意开启或关闭自己的感知的大门,而哨兵则必须依靠帮助。一个强大的向导也可以选择性地用屏障削弱或者隔绝哨兵对外界的一切感知,从而起到保护他们的作用。
Tower 塔:
哨兵与向导效力的部门,负责安排他们执行机密的刑侦或军事工作。世界各地都有这样的机构,均可以被称为塔,区别只在于不同国家地区的名字不一样。塔的存在对于大部分哨兵与向导来说是生存的仰仗与体现价值的途径。
Sanctuary 圣所:
隶属于塔管辖范围的机构,负责寻找正在觉醒的哨兵或向导,并将他们集合起来进行系统的培训教育。由于哨兵的数量往往大于向导,完成培训却一直无法找到合适向导的哨兵可以选择在向导素的帮助下独立执行任务,或者一直留在圣所直至找到为止。
Matchmaker媒介人:
多为能力出众的、结合过的向导担任,负责评估哨兵与向导的能力,并结合各方信息选择出适合对方的搭档配对牵线搭桥。
Rite 仪式:
一个哨兵或向导一生中会有两次正式的仪式,一次是他们结合的时候,另一次则是他们离开塔(退役/死亡)的时候。结合仪式由一位资深向导与他的哨兵主持,进行一系列形式上的气味标示,并在众人的祝福下建立精神链接;告别仪式则由退役者/死者最好的朋友主持,感谢他们做出的贡献,并给予他们相应的荣誉。
AlphaSentinel 首席哨兵:
能力最强的哨兵,往往在自身强大的同时富有出众的领导才能,能准确分析战况并随机应变。次一等的被称为次席(Beta Sentinel)。每位首席可以拥有一位至两位次席作为助手。
PrimeAlpha 领袖:所有哨兵的最高领袖,常常与此同时担任塔的领导者。

白噪音:
因为哨兵的五感都很敏锐,所以大多数声音对他们来说和噪音无异,长期处于这种声音环境下对哨兵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甚至是伤害。而白噪音有别于这类有害的声音,像是水流声、风声。在不架起屏障时对哨兵无害的声音即为白噪音
静音室:
只有白噪音的特殊房间,通常是在一个较为封闭的房间外铺设水管。一般是用来给受伤的哨兵静养的,当然也有别的用途,像是《变色龙》中写到的部分结合/强制结合也是在类似于静音室这种充斥着白噪音的地方进行,当然,刚觉醒还没有屏障的哨兵这是居住在这种环境下的。
精神向导/精神体:
哨兵向导精神的具象化,应该是某种更高维度的生物,只有哨兵和向导能够看到和触摸到,对普通人没有任何影响,理论上说可以攻击到哨兵向导
屏障:
精神力形成的一种保护性质的隔膜,能够将哨兵的五感和向导的精神隔离出来,避免受到日常生活中庞大的信息造成的精神负荷。
黑暗哨兵:
哨兵中最为强大的一种,出现的概率极低,有着极端的自控能力,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理论上不存在情绪失控的时候,不需要向导的辅助。黑暗哨兵形成的原因至今还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一个黑暗哨兵都是那个时代的王者
共鸣炸弹:
出自《维多利亚时期哨兵和向导观察报告》一种针对哨兵向导之间的精神联系和武器
护卫/伴侣:
出自《维多利亚时期哨兵和向导观察报告》没有觉醒全部五感,自觉性了1~4种和称为护卫,精神力太弱而不能真正结合的称为伴侣
社会体制:
哨兵和向导的总数大约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哨兵和向导地位平等,向导不是哨兵的附属品,哨兵可以选择向导,向导也可以选择哨兵。不过哨兵向导的地位和待遇都高于普通人。
哨兵和向导一旦经过确定,必须在塔登记,然后在16岁时必须送入塔受训三年,受训完成后可以自由选择结合伴侣,如果没有合适者再由塔强制配对,丧偶哨兵和向导不在强制配对列表之中。
受训完成后服役五年,服役地点可以是军队或者公会。服役期满可以自行选择继续留任还是退役。
退役之后的哨兵和向导生活受到塔的严格监控,一是为了随时与塔保持联系,以备不时之需;二是防止哨兵和向导利用自己的能力之便做不法之事。
如果哨兵或向导在任务途中受伤严重,可以提前退役。
哨兵和向导与普通人类之间可以结合,哨兵和普通人的孩子只能是哨兵或者普通人,向导和普通人的孩子只能是向导或者普通人,哨兵和向导的孩子可能是哨兵、向导或者普通人。
公 会:
公会主要负责处理一些普通民众的委托,委托范围比较杂,主要处理一些普通人力所不能及的任务,任务等级分为A、B、C、D和S。公会中的哨兵向导的能力水平参差不齐,公会会通过哨兵向导搭档的能力来按等级分配任务。A级以上属于会有生命危险的高危任务,S级任务属于比较棘手的政府委托。

【一些其他设定】
1.哨兵经过训练可以学会自主调节自己的听觉与视觉,然而没有向导的哨兵往往很难做到因地制宜巧妙而迅速地调节自己的嗅觉、味觉与触觉。因为他们的感知能力过强,他们只能吃最清淡的食物,穿最柔软的衣物,否则他们就会因为过于刺激的味道而感到不适,或抓挠自己的身体直到皮开肉绽,一件质地粗糙的亚麻衬衫对他们来说就会是噩梦。
2.总体来说,挑战与占有在哨兵的天性中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而遇事更加冷静自制的向导则往往担任服从与被保护的角色。这一点因人而异,也有被向导全方位严密保护着的哨兵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情况。但能够确定的是,强大的向导只会服从于与自己水平相当的哨兵,而越强大的哨兵也往往越青睐于和自己相配并拥有自己思想的向导,因为这会唤醒他们与生俱来的征服欲。
3.哨兵中男性毫无疑问多于女性,但优秀的女性哨兵并不比男性哨兵的能力逊色。向导中女性与男性比例相差不多,然而由于女性的情感太过细腻脆弱,能力最强的向导往往是男性。
4.哨兵与向导的能力与遗传因素基本无关,更倾向于一种特殊的基因变异。一位出色的哨兵可能来自于一个从未出现过这类人的家庭,一对哨兵向导夫妇养育的孩子也可能没有一个拥有特殊能力。
5.精神向导可能是任何动物,比如擅长捕猎的狮子或者懂得隐藏气息的蝙蝠,各有长处。它们保留了这些动物的大部分习性。精神向导的死亡对于哨兵或向导来说是致命的,他们的精神图景可能崩塌,意识则永远在黑暗中飘荡。
6.只有一种或少于五种感官特别强的不能被称为哨兵,这类人被称为守卫(Guard)。和守卫相对应的,精神能力不够强的被称为伴侣(Mate)。从规定上来说,守卫只能和伴侣结合。
7.哨兵和向导都是比较少的人群,因此尤其是哨兵被普通人所害怕。哨兵称普通人为“Mute”,有轻蔑他们感官不好的意思。
在许多同人作品中以上设定均有不同的衍生和变动,请勿较真。